位置: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千尋 > 福氣小算仙(上) >
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福氣小算仙(上)目錄  下一頁

福氣小算仙(上) 第四章 合力驅鬼解難題(2) 作者:千尋

  這時,前方一個女鬼飄向予菲,她穿著鳳冠霞帔,似笑非笑地看著予菲,彷佛她是死物似的。

  心頭微震,予菲問:“你身上還有防身武器嗎?”

  歐陽曜點點頭,從靴子里抽出一把匕首!斑@也喂過血!

  予菲點點頭,劃破食指,念念有詞,半晌把手指上的鮮血往匕首上一劃。

  下一刻,歐陽曜驚訝地看著鮮血融入刀身,像被喝了一般。

  “閉上眼睛!庇璺葡朐僭囈淮。

  他沒多問,照著她的話把眼睛閉上。

  她舉起雙手、喃喃自語后,劃向他的眼睛,她想試著幫他開天眼!皬堥_眼!

  他打開眼睛。

  “看見什么了嗎?”

  他搖搖頭。

  沮喪,她的法術還是對他不管用!罢娴膯?半點東西都沒看見?”

  他認真再看一遍,回答!坝,一團灰色的霧氣!

  嗄?有用?還是有用的!雖然用處只有一點點,但已經足夠讓她眉開眼笑。

  予菲正想討功,就聽見他慢條斯理道:“這里不指一團霧氣,這邊有、這邊有、這邊也有,最大的一團籠罩在東北方上空!彼氖謻|指西指,停在她身后,然后……補上一句教人很喪氣的話!斑@些,在踏進繩索劃定的范圍時,我就看見了!

  原本就看得見,換言之,他也是師父口中骨骼清奇,天賦卓絕,適合修道之人?

  這對天賦異稟又修道十數載的道家菁英而言,有多傷知道嗎?還以為自己是Only  one,沒想到“骨骼清奇,天賦卓絕”之人遍布天地、一抓一大把。

  只是再傷,現在也不是長吁短嘆的時候。

  “跟好我!彼I著他往前走,走到東北角,尚未到黑霧中心點,她就先停下腳步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有人在這里布下鎖魂陣!彼钢厣弦粋土丘,土丘附近畫著奇形怪狀的圖案,不過現在土丘被鑿開一角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鎖魂陣可以引誘方圓十里的鬼魂聚集,并將他們鎖在此處。鬼和人一樣,不喜歡被囚禁,因此怨念大起,若有人靠近,他們就會進行報復!

  “可鎖住他們的并不是那些死者!

  “你以為鬼會跟你講道理嗎?”看見人就上了呀!

  “布下鎖魂陣的人有什么目的?”

  “不知道,不過通常是為了保護某種東西,不教外人靠近,你看……”她指指被砸壞的一角!拔也,原本鎖魂陣被布在某一處宅子內,那人想護的不過是宅子里的某樣東西,并不會影響其他宅院,沒想到孫老爺買下數十間民宅,將之夷為平地后破壞了鎖魂陣,讓里頭的惡鬼活動范圍變得更廣,只不過鎖魂陣仍然在,祂們依舊無法自由,因此怨氣叢生!

  “現在怎么辦?”

  “我需要一些道具……”話還沒說完,方才那個女鬼突然朝予菲沖過來。

  她回過神,舉劍朝女鬼刺去,但女鬼動作太快,而她的身手尚在失蹤階段,來不及還手,只能在匆促間往旁躲去。

  眼看女鬼不死心,二度撲來,予菲高舉湛盧劍,只不過……還是一樣,她根本刺不中目標,還被女鬼扇了一巴掌,臉上留下明顯的黑指印。

  她都還沒緩過去呢,女鬼第三次撲向她,然而這回……

  咻!歐陽曜手中的匕首朝女鬼劃去,這一劃,女鬼瞬間煙消云散。

  哇、好準!予菲開始崇拜起歐陽曜了。

  見女鬼被滅,附近幾只惡鬼怨氣高漲,慢慢地朝他們靠近。

  見狀,予菲忙再次劃破食指,施過咒語,將鮮血喂上湛盧劍,再把劍交給歐陽曜,快速道:“它在你手中比在我手中更有用!

  再次重申,不是她沒用,是這個身體爛得離譜。

  歐陽曜接過湛盧,把匕首換給予菲。

  予菲道:“如果有黒氣向你靠近,什么話都別說,先砍再講!

  歐陽曜點點頭,下一刻……發威。

  咻、咻……東一劍、西一劍,他武功高強,身手厲害,湛盧跟著他果然比跟著她有用。

  就這樣,他那邊英雌颯爽,她這邊東藏西躲,他不但游刃有余,在她遇險的時候還能一個旋身飛過來,把她身邊的黒影砍成十段八段。

  就這樣子,兩個人且戰且走,終于退到鬼能自由活動的范圍之外。

  直到站到繩索外,予菲長長地松口氣。

  宋易禾盯著狼狽不堪的予菲和瀟灑依舊的歐陽曜,笑得露出大白牙!澳愦_定是你護阿曜,不是阿曜護著你?”

  你看你看,多話的男人多惹人討厭!予菲咬著牙,卻還是抬頭挺胸,把下巴抬得高高的。

  “辛苦戰斗的人自然比坐享其成的人狼狽,很正常啊!

  歐陽曜不敢置信地看著她,他是坐享其成的那個?

  他伸手掐上她的臉皮,想知道她的臉皮是有多厚!

  時值中午,予菲沒有回去做飯,因為她知道自己和歐陽曜把那些惡鬼惹得火上加火,要是再有搞不清楚情況的人跑進去,恐怕會死得更加慘烈,因此她決定今天就把這件事搞定。

  歐陽曜領著她到孫老爺家里,說明來意。

  孫老爺看著予菲,不相信一個小小丫頭有本領處理,這大半個月以來,他高價請回不少道士法師,可是死了兩個,跑了三個,他們的年紀至少是她的兩三倍大。

  只不過歐陽曜拿著宇文將軍的令牌,再怎樣他也得給幾分薄面。

  只見予菲提筆沾朱砂,連連畫上數十道符篆,動作行云流水,看起來頗有幾分氣勢。

  “孫老爺家里可有上好的美玉?”

  美玉……孫老爺皺眉,沒聽過施法需要美玉的,莫不是個騙子?

  歐陽曜勾勾唇角,“孫老爺猶豫,莫非是擔心我們上門詐騙?”

  若非涉及太多條性命,縣太爺上奏折,事情已經傳到京城,皇帝命宇文將軍就近處理,他才懶得理這人。

  孫老爺聞言連忙搖手!安桓也桓,不過是方美玉,算得了什么,如果這件事能夠徹底解決,不只美玉,老夫還贈大師三千兩紋銀!

  三千兩!予菲沒說話,可眉飛色舞、表情外顯,三千兩欸,那是什么概念知道嗎?那是暴富啊、是天外飛來一桶金,砸中腦袋正中心。

  她的快樂感染了歐陽曜,他微笑點頭!耙谎詾槎,還請孫老爺尋一方美玉過來!

  啥!宋易禾瞠眼凸目,這樣好嗎?好友竟幫小神棍向孫老爺詐財?

  雖然孫老爺無官職在身,但他大兒子是禮部尚書,二兒子在戶部當侍郎,還有一堆孫子在當官啊……

  阿曜怎么敢說“一言為定”?雖然小丫頭臉皮厚,硬說是她護著阿曜,可他們都不是瞎子啊……

  再次來到出事的地方,這次予菲與歐陽曜剛走近,惡鬼就圍了上來。

  這次予菲看得更清楚了,密密麻麻的鬼,何止一、二十只,簡直快趕上蝗蟲過境的數量了。

  她不懂,布陣之人為什么要耗這么大的力氣搜集鬼魂,他到底要做什么?

  予菲提起一口氣,氣勢十足道:“你們可以選擇耐心等我破陣,待我破了陣法后,將會打開陰陽界之間的大門,引導你們進地府,重新進入輪回。當然,你們也可以阻止我破陣,但此次我有備而來,若不想被我打得魂飛魄散,盡管上!

  眾鬼們聞言面面相覷。

  予菲不理會,拿起從孫老爺手上取得的羊脂白玉放入陣眼中,正準備咬破手指時,就見好幾只惡鬼朝她沖來。

  這回歐陽曜有經驗,舉起湛盧朝黑影猛揮。

  而予菲也有準備,她動作慢、砍不到他們是吧?沒關系啊,她畫了不少五雷符,砍不到總砸得到吧!

  拿起符篆,呵呵呵,她陰陰笑開,那個笑……惡鬼心里有沒有發毛,是沒有人知道啦,不過歐陽曜倒是打心里毛骨驚悚起來。

  這丫頭邪氣得很。

  咻!五雷符丟過去,不像手榴彈那樣會引起巨大的爆炸聲響,但也夠精彩的。

  她手中分明沒有打火石,可五雷符丟過去,一碰到惡鬼就冒出火花,咻地像沖天炮一般炸開,待符篆化為煙灰,惡鬼也隨之魂飛魄散。

  歐陽曜看傻了,竟然忘記揮劍。

  予菲十分賣力地對付著惡鬼,然而手腳還是不夠快,眼看自己丟出一把五雷符,還來不及翻出新符,惡鬼就像潮水般涌來,她放聲大叫!皻W陽曜,你再不動手,就要替我收尸了!”

  歐陽曜回過神,舉劍在予菲身前身后猛揮。

  劍揮過,黑霧退散,他看不見鬼,但順著身體里的氣流引導,不斷舞動長劍。

  有他相助,予菲終于能夠空出手。

  咬破手指沾起朱砂,她把羊脂白玉重新安置在土丘正中央,并在四周畫符,口中念道:

  “天法清清,地法靈靈,陰陽結精,水靈顯形,靈光水攝,通天達地,法法奉行,陰陽法鏡,真形速現,速現真形,急急如律令,開!”

  最后一筆隨著咒語結束而完成,一道巨大的符篆呈現眼前,下一刻,鎖魂陣爆開,風吹砂飛,漫天風沙和小石子被卷起,吹得人張不開眼。

  歐陽曜下意識把予菲拉進懷里,仔細地護著她。

  半晌,風停,予菲直起身,發現近百個游魂直勾勾地望著他們。

  她彎下腰撿起羊脂白玉,原先純白色的玉彷佛喝過鮮血,呈現鮮紅色,靠近鼻間,隱約可以聞到血腥味。

  她將玉石交給歐陽曜,他沒多想,接過手收入懷中。

  “你們自由了!庇璺普f話的同時,手指在半空中輕劃,接著一聲嬌斥!伴_!”

  倏地,一扇金色大門從地上立起,游魂們欣喜地看著門。

  予菲微笑道:“你們可以走了!

  鬼魂會停留在人間,往往是因為死后心有憾事未了,這才留下來,可每當事了,想要離開時,卻再也找不到離開的道路,因此門一開,鬼魂們一個緊接著一個走進門里。

  不想進地府的鬼魂則離開原地,紛紛散去。

  歐陽曜雖然看不見他們,卻能看見黑色的霧氣在經過一個定點之后消失。

  這時,有一只鬼飄到予菲跟前,指向一處。

  “多謝!彼瑢Ψ近c頭道謝,心底松一口氣,引渡這么多游魂,算是做了一件積功德的大事。

  歐陽曜望向她,不了解她在謝什么?

  直到最后一只鬼離開,她封住陰陽門,才對他道:“在那邊!彼赶虿贿h處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結下鎖魂陣之人要他們看守的東西!闭f著她搶快一步走到鬼魂指示的位眼,神情變得嚴肅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是七煞陣!

  “七煞陣?做什么用的?”

  “七煞陣是根據七星陣演化而來!彼I著他一路走路解釋!瓣嚪ǚN類多如牛毛,派系也各不相同,可由五行陰陽、四象八卦、八門遁甲、九宮、星辰各種方式來布陣、破陣,而此陣正是以北斗七星的位置來排布!

  她指指地上七處,每處都有一個小土包,小土包上面插著一根尖銳的大木釘!疤鞓、天璇、天璣、天權、玉衡、開陽、瑤光。這是七星所在的位置,這陣法不管是下陣或破陣都要從頭而起。如果我沒猜錯的話,這些土包下面必定埋著東西……”

  “埋什么東西?”

  “也許是尸體,也許是血,經過七煞陣的熬煉,就會變成能供人驅使的魔,有點像坊間的養小人,只不過力量更強大!彼驹谔鞊柑,道:“我要開始破陣了,我不知道拔除木釘后會有什么東西冒出來,你預備好,如果有黑氣飄出來……不管什么,都斬了吧!”

  “好!

  他剛應聲,她閉眼念咒,倏地出現一股龍卷風,強大的風將她的頭發吹散,亦將兩人的衣服吹得鼓起。

  豆大汗水從她的額頭不斷冒出,突地她喝斥一聲!捌!”

  同時,木釘凌空拔起。

  一陣小小卻濃得近乎墨色的煙霧從小土包中竄出來,予菲看見了,那是剛出現人形的胎靈。

  胎靈已經在此處埋過一段時間,要不了太久,就算沒有人解陣,陣法也將自動破解,胎靈會從里頭飛出來,去尋找布陣的主人。

  幾乎是連想都不曾,一看見黑色煙霧,歐陽曜就高舉湛盧朝它猛砍。

  霧消了,他看著滿頭大汗的予菲!澳氵好嗎?”

  深吸氣、點點頭,她開始害怕了,如果七星之位養的全是胎靈,那人要這么多胎靈做什么?

  修行之人都曉得,胎兒來不及生出來便絕于世間,心中怨氣非比尋常,用他們來為惡,往往事半功倍。

  走到天璇處,她一樣閉上眼睛,重覆同樣的動作,然后一個一個點慢慢破解,越破解越恐懼,她沒猜錯,果然每一處養的都是胎靈。

  汗水越流越多,一張小臉越來越慘白,但她堅持著不肯放棄,因為倘若停下來,剩下的胎靈就會迅速離開、回到主人身邊,就算未修煉完成,對人類的破壞力還是很強的。

  歐陽曜憂心忡忡地望著予菲,她的嘴唇干涸得厲害,已經開始脫皮,整個人委頓不堪,眼睛出現紅絲,她只能不斷吞著口水、舔著嘴唇。

  直到最后一處破解,歐陽曜舉劍砍去,而予菲卻噗地噴出一大口血。

  那血噴在泥地里、衣服上,她大口大口喘著氣,神形狼狽不堪。

  下一瞬,她連站都站不直了,身體往后癱軟。

  歐陽曜見狀,連忙將她抱起,直問:“你怎么了?”

  她疲懲不堪,眼睛幾乎張不開,還是硬擠出一絲笑容道:“找人挖開土包,里面應該有胎尸!

  “好,我知道了!睔W陽曜道。

  “不必看大夫,我要回姥姥家!

  “回姥姥家做什么?”不看大夫已經夠奇怪,還急著回家,她累糊涂了嗎?

  微微一笑,她竟然回答!白鲲!

  都什么時候了,還想著做飯?兩道濃濃的劍眉一挑,擺明不悅,可這時候予菲哪有力氣哄人,微笑著閉上眼睛,直接昏過去。

  歐陽曜咬牙抱著她往外走。

  周逸夫、宋易禾和孫老爺領著一大票家丁守在外頭,縣太爺聽說又有人要進去收妖,也點上十幾名衙役跟著。

  孫老爺憂心忡忡,不會又死兩個吧?當中還有宇文將軍的人……早知道就別買這一片地,無端惹來這么多麻煩。

  不過這回……風吹砂走,里頭動靜鬧得很大,和之前進去收妖的道士法師很不同,會不會這回真能把妖給收了?

  只是那姑娘年紀真小吶,看起來尚未及笄,這樣的小丫頭真會有真本事?

  他思來想去,一顆心不安定。

  也不知道經過多久,他遠遠地看見歐陽曜抱著予菲走出來,隨著他們越走越近,他心頭大驚,那丫頭身上的……是血嗎?完蛋,又死掉一個!

  不只他的心高提,縣太爺、周逸夫等人也急得跳腳。

  終于,歐陽曜走到近前。

  在看見予菲胸口微弱的起伏后,眾人同時放松心情。

  歐陽曜對縣太爺道:“事情已經解決了,里面有七個小土包,應該埋著胎尸,大人著人去挖吧!

  縣太爺極其恭敬道:“我立刻令人去辦!

  歐陽曜看一眼孫老爺,將懷里的羊脂白玉交給他,道:“妖孽已經收盡,等縣太爺把東西挖出來,就可以蓋房子了!

  真的……收了?孫老爺不敢置信地看著歐陽曜懷里的小丫頭,再看一眼接過來的羊脂白玉,天啊,是紅色的!樣式明明就是他拿出來的那塊啊,怎么會變這樣?

  他嚇得差點兒沒握好,把玉給摔了,兩只手抖個不停,卻又不敢輕易把玉放下,里頭會不會……有什么臟東西?

  “逸夫,你跟著孫老爺去取銀子。易禾,雇輛馬車,再到?蛠碛喴蛔老!

  宋易禾不懂,訂席面?是要大肆慶祝的意思嗎?可是小神棍傷得這么厲害,慶祝好嗎?他不解、周逸夫也不解,歐陽曜并沒有解釋那是予菲要的。
  


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www.776788.buzz 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站!
網站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