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千尋 > 福氣小算仙(上) >
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福氣小算仙(上)目錄  下一頁

福氣小算仙(上) 第三章 法術只對他失效(1) 作者:千尋

  予菲側眼,對上歐陽曜鷹隼般的銳利眼睛,他好像什么都明了,明了得令她心慌意亂。

  大步進屋,他再問一次!澳憬o他吃什么?”

  她睜眼說瞎話,翻掌覆掌,笑得自然大方!澳憧村e了吧,什么都沒有!

  冷眼看她,他很清楚自己這副表情會讓人心生畏懼,但她還是眉開眼笑,好像他有多溫和親切似的。

  目光對峙,第一回合,歐陽曜落敗。

  好,暫且當他眼花,當他沒看見她掌心滴下來的東西,那……眼花之余,他不會也耳背了吧。

  “說說,什么叫做為善不欲人知,什么時候我托你贈銀?”

  他從村外回來,碰見要離村的張大嬸,看見自己,她二話不說就跪下來,感激他的救命之恩、為善不欲人知……他這才曉得,在不知道的時候,自己成了張家的大恩人。

  予菲歪著頭看他,然后長嘆一口氣道:“我實在不想說你難搞,但你真的很難搞,憑白無故送上門的好處收著就是,何必追根究底?就讓張大嬸拿你當救命恩人,不好嗎?”

  “不好!

  “不好?”她沖著他皺眉、搖搖頭,而后朝他伸手,“既然如此……十兩!

  “做什么?”

  “你給十兩,不就落實我的話,你確實為善不欲人知,確實是張家的救命恩人,張大嬸的感激可以收得理直氣壯、理所當然,不會有半點罪惡感,行了吧?”

  這是哪門子說法,他幾時有罪惡感?幾時想要理所當然、理直氣壯?

  “陸予菲!彼麌烂C面容。

  “我在!彼ばδ。

  “不要替別人作主,尤其是作我的主!

  “行,歐陽公子說的算,今日本人犯的過錯,保證日后不會再犯!闭f著她攤攤手退后幾步,退到門邊抱起木盆,轉身就想跑。

  可他速度更快,她才跑過三五步,他就一把抓住她的后領,將她提起來。

  要不是她手腳靈活,要不是她死命抱住木盆不放,這會兒她又得去河邊一次。

  “君子動口不動手哦!彼嫠。

  “我從沒說自己是君子!

  “有沒有人教過你,對于淑女應該體貼溫柔!

  “你什么時候變成淑女?”

  “就算我不是淑女,也請放開我!

  “憑什么?”

  她用力吐氣!澳氵@樣很不行欸,你知不知道,對女人動手的男人都是廢渣,知不知道有本事的男人靠智力征服人,沒本事的才靠武力征服人!

  原來他不但是個廢渣,還沒本事。

  歐陽曜不想笑的,但不知道為什么就是想笑,她明明很生氣,明明咬牙切齒的表情一點都不美麗,可他竟覺得她很可愛,可愛到……心臟莫名其妙地怦怦怦連跳三下。

  “怎么辦?我就是喜歡以武力征服人!

  哼!欺負她沒有武力嗎?予菲手抱木盆,沒辦法動手,只能用腳踢,可她踢到的……是肉腿還是鐵柱子啊,他文風不動,她的腳卻隱隱作痛。

  “歐陽曜,你放手!”

  “不放!彼奸_眼笑,果然,以智取人遠遠不如以武服人來得爽快。

  不放?他知不知道這種提小雞的動作很污辱人?前世她可是人人尊敬的大師,別說被人提領子,就是碰一根寒毛也不行,偏偏來到這個萬惡的古代,這個沒人權、不懂男女平等的時代……嗚,她想回家……

  突然間就委屈了?歐陽曜下意識松手,沒想到她整個人就這樣摔在地上,這一摔不打緊,護上半天的木盆掉到地上,衣服全白洗了。

  予菲氣極敗壞,決定代替月亮懲罰……壞人!

  她手指掐訣、嘴巴念念有詞……

  先說哦,這是不對的行為,身為學道者,不能以法力欺人,但她這、這是……自尊嚴重受損,需要彌補。

  “……法法奉行,急急如律令,開!”予菲引陰煞上他的身,可……

  Why?為什么沒作用,她的法力呢?為什么陰煞纏不了他的身?

  不信邪,她再來一次,指掐訣、口念咒,往他身上一點……

  絲、毫、無、用?

  她的法術對他無用?活兩輩子她還沒碰過這樣的事,怎么會?會不會是她的法力失蹤?

  剛穿越而來,為保障自身安全,上面那位讓她保有短暫法術,現在、沒了?

  如果真是這樣……完蛋,她啥都不會啊,不會做菜、不會醫藥、不會從商……她連這時代女子最基本的女紅都不懂,日子要怎么混?

  見予菲一動不動,歐陽曜懷疑,她被點穴了?

  他彎腰與她平視,見她在怔忡中,他輕輕推她!澳阍趺戳?”

  她呆呆抬頭,呆呆搖頭,呆呆地撿起弄臟的衣服,呆呆往門外走,她很呆,呆得無法想像未來要靠什么生活。

  他跟在呆呆的她身后,再問一次!澳阍趺戳?”

  她無法回答,如果知道怎么了,情況會容易些,可偏偏就是不知道呀。

  垂眉、垮肩,無奈壓得她挺不直背,她低著頭緩步往前走。

  他不放心,跟在她身后。

  這時,一聲尖銳叫喊破空而來!瓣懹璺!”

  遠遠地,予菲看見一張發青變黑的臉,陳媄……才幾個晚上她就變成這個樣子?所以她的法術還在?

  試試……吧?予菲悄悄念咒,手背在身后掐訣,飛快朝她一指,瞬間,纏在陳媄身上的煞氣消失,臉上的黑霧稍淡。

  陳媄不再感到寒冷,陽光照在身上,出現陣陣暖意,她整個人突然變得輕松,連喘氣都覺得舒服,恍若重獲新生。

  陳媄松口氣,予菲也跟著松口氣。

  太好了!還在,她的法術還在!

  再次確定,念咒掐訣,予菲引陰煞上陳媄的身,下一刻黑霧罩上,陳媄的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變黑,整個人又開始感覺陣陣陰寒加身。

  沒丟,她的法術還在!予菲無比開心、無比激動、無比感激,謝謝祖師爺,謝謝上面那位,謝謝他們讓她保留最熟悉的技能。

  所以她的法術只是無法在歐陽曜身上發生作用?還好……這個結論她能夠接受。

  她笑了,彎彎的眉、彎彎的眼、彎彎的嘴角,臉上的彎彎讓歐陽曜心情跟著好起來。

  不生氣了?不發呆了?他因為她的開心而開心。

  相反地,予菲臉上的彎彎讓陳媄抓狂。

  接連幾個晚上被鬼追殺,陳媄快瘋啦,她設想過無數可能,最后猜測肯定是予菲給她下毒,她本想低聲下氣哀求予菲收手,卻沒想到竟會看見歐陽曜緊緊跟在予菲身后,當即忘記原計劃中的“低聲下氣”、“軟聲哀求”,控制不住怒火中燒。

  憑什么!她才幾天沒出門,這賤蹄子就纏上歐陽公子?那是她先看上的男人!

  陳媄沖上前,習慣性抬手就要甩人巴掌。

  予菲沒料到她玩這么大,來不及閃躲,見大掌落下,她直覺閉上眼睛,等待清脆聲響。

  這時突然橫插進來一只手,拯救了予菲可憐的小臉頰。

  陳媄發現手被歐陽曜“握”住,她黑得發紫的臉龐出現一絲緋紅。

  愛情的力量!

  “歐陽公子!标悑Z軟軟一聲撒嬌,喊得予菲雞皮疙瘩林立。

  歐陽曜皺眉,放開她,另一手將予菲拉到自己身后,擺出保護姿態。

  看到這動作,陳媄不依了,嚷嚷道:“歐陽公子,你怎能護著她,你不知道這賤人對我做過什么,她下毒,害我吃不下睡不著,害我作惡夢,害我嘔吐,害我……”

  哇啦哇啦一大串,講到最后,連月事失調都跟她有關系。

  歐陽曜揚眉,一臉興味地看向予菲!斑@些都是你做的?”

  “我要是有這么厲害,早當仙女去了,干么還當人呢?”

  陳媄繼續嚷嚷,“就是你,是你親口說害我的!

  “陳媄,你看我的臉。我像白癡嗎?哪個殺人兇手不藏著躲著,還跑到人前嚷嚷‘沒錯沒錯,那個白癡是我殺的’?

  “如果你懷疑我下毒,就去鎮上請大夫瞧瞧,別成天疑神疑鬼,老認為旁人在使壞,何況我這小腿小手臂的,哪敵得過你的肥膀子,不被壓著打已是祖先保佑,欺負你?說笑吧!”

  “陸予菲,你說我胖?”

  胖是陳媄的痛處,吃不飽已經夠可憐,成天餓肚子還發胖,那就是天地不仁了,予菲還拿這點攻擊,真的有失厚道。

  “我沒說你胖,只說你膀子壯碩,那可是贊美吶,不信你問問歐陽曜,軍隊里是不是人人以壯碩膀子為傲?”

  她又不是士兵,誰要一雙壯碩膀子?陳媄氣恨不已,不知陸予菲怎會變成這樣,以前她哪有膽子在人前同自己對峙,她只會默默掉著淚,任由自己打罵呀。

  陳媄的心聲要是讓予菲聽見,肯定要說:“你傻的啊,無聲啜泣比當眾抗議更威更猛更厲害!”

  “歐陽公子,你看她欺負我!标悑Z跺腳嬌嗔,惹得歐陽曜一股惡寒。

  慘不忍睹吶,陳媄以為裝可憐是那么好演的嗎?那可是需要美貌支持呀!

  “唉呀,小心!你一跺,象腿就能踩死三千六百只螞蟻,那可是三千六百條生靈啊!

  “你罵我象腿!”

  “不、我是羨慕,你手能打南山猛虎,腳能踢北海蛟龍,歐陽公子,你們軍隊里缺不缺一個花木蘭?”

  予菲態度很痞,痞到令陳媄氣得暴跳如雷,因嘴上贏不了,她很想動手,偏偏予菲躲在歐陽曜身后,讓一堵厚實安全的城墻護著,她氣到不知如何是好,予菲卻覺得安全感爆棚。

  “歐陽公子,你別聽她的,她一直都在害我!

  “我害你?你記錯了吧,不是你推我下海的嗎?放心,那件事有人證,你賴不掉的!

  人證?陳媄倒抽口氣,不會吧……

  這幾天她縮頭縮腦,不敢在繼父跟前出現,就怕陸予菲發難,確定風平浪靜后,她還以為陸予菲是害怕娘的手段,不敢輕易將此事說出口,沒想到……

  誰是人證,歐陽公子嗎?所以他才處處護著她?歐陽公子認定自己是壞人?那么……歐陽公子不喜歡她了!

  突地一聲尖叫,陳媄轉身往陸家方向跑,腳程很快,快到讓人不解,這么胖的身軀怎么能那么輕盈?

  此地無銀三百兩,陳媄的表現宣告陸予菲所言非虛。

  予菲看著陳媄的背影,像只得逞的小狐貍,笑成朵花兒般,無比可愛。

  她抬眉,發現歐陽曜的眼珠子黏在自己身上,半天都轉不開,怎么,突然發覺本小姐年輕貌美、很好啃?如果是的話,以前干么去了?

  起初她還能痞笑回望,可是他看她的時間太久,看到她心里微微發慌,咬唇亂扯!肮右矔聪?”

  他笑道:“看相是你的本事,不是我的!彼麤]發覺,不愛笑的他,在陸予菲面前露出笑容的頻率太過頻繁。

  “既然不會,干么一直看我?”

  “你說呢?”

  他往前彎腰,她往后仰,這是在考驗她的柔軟度?

  “要我說嗎?”予菲一雙大眼睛骨碌碌地轉動!拔艺f……你近日額頭正中的官祿宮和兩旁的天倉圓潤飽滿,應該會升官加薪,而且你的眼神明亮、眉毛顏色潤澤,說明你最近會有好運!

  “我依稀記得,你說的是我犯小人!

  “你奸門的傷口好了呀,小人害不了你,反倒自害!痹挸隹,她才發覺這人莫非是屬海星的,才幾天功夫,傷疤就淡得幾乎看不見,超強的復原力啊。

  自害?她又說對了,散播謠言那人被罰半年俸祿與勞役。

  “你真的會看相!彼缇拖嘈帕,說這話不過是再度確認。

  “當然,不然你認為我只會唬人嗎?十天之內,我包你升官發財!

  “又幫我看一次相?這回我該給你多少銀兩?”

  “這點小事,談錢傷感情!遍_玩笑,把他巴結好了,以后還怕沒有金山銀山?前世她就是用這招廣結人脈……呃、不,是廣結善緣的。

  “這可是堪破天機的大事,不是?”

  “確實,不過……不占便宜是教養,人情往來是修養,剛剛你從陳媄的虎口下把我救出來,這點小事就當回饋,你現在要做的是努力、努力再努力,努力成為人上人!彼站o拳頭,說得很用力,他得當人上人,她的討好才有意義啊。

  “為什么?”

  “你如果成功了,放屁都有道理;你如果失敗了,再有道理都是放屁,所以你要立定志向,朝成功邁進。你辦得到的,我看好你!”

  她信心滿滿地凝睇他,灼灼的目光像在看金山銀山那樣。

  回看她的表情,讓他再也忍俊不住捧腹大笑。

  陳媄越來越憔悴,眼眶黑得能拿來磨墨了。

  李氏用暗杠的私房錢給她請大夫,可……那又不是病,大夫能怎么說?講來講去,除多思多慮、肝氣郁結之外,再也說不出其他。

  李氏私房錢有限,吃過三、五服藥也不見成效后,只能放任陳媄繼續在惡夢中被鬼追,放任她大白天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,啥事也不干。

  現在唯一能讓陳媄提起精神的,就是予菲到她面前晃晃,陰笑兩聲,然后她就會放聲大喊!八獨⑽!”

  再然后,李氏會拿著掃把追殺予菲,搞得雞飛狗跳。

  這種游戲很無聊,如果李氏不來挑釁,予菲自然不會閑到去惹陳媄。

  到歐陽家曬衣服時,予菲在窗外看見予心、予念圍著歐陽羲學認字,懂得上進的小屁孩看起來沒那么討厭。

  歐陽羲身體已經痊癒,但歐陽夫人擔心,還管著他不讓他出門。

  看見予菲,歐陽羲熱情招手,“予菲姊,快進來坐!

  “不要!彼芙^得很直接。

  歐陽羲沒因此退卻,反而熱情地走出房外,把桌上點心送到予菲跟前討好!坝璺奇,這是我娘做的,你嘗嘗!

  自從知道予菲幫他趕鬼之后,他對她的態度便有了天大的轉變,熱烈到讓人承受不住尤其那雙充滿崇拜的目光,讓予菲下意識想要逃。

  反倒是予心、予念不敢隨便親近予菲。

  同屋睡過幾天,她們發現姊姊整個人都變了,以前教她們的道理被全盤否認,每回眼淚還沒流到腮邊,姊姊就會冷言冷語。

  “眼淚是流給心疼自己的人看的,這里有人心疼你嗎?”

  被冷水潑過后,眼淚只能乖乖收回去。

  予菲淡淡看向歐陽羲,面對這等級的點心,她沒有吃的慾望,不過她是視覺型動物,受不了小正太用一雙大眼睛直盯著自己,眨巴眨巴地閃著,嘆氣,拿起一塊放進嘴里。

  “姊姊,予心、予念好聰明,每天都能認上十個字呢!彼砉。

  眉一撇、眼一斜,她歪歪嘴角!安攀畟字?”

  然后滿心期盼贊美的兩姊妹蔫了,低下頭,酸酸的感覺在鼻腔泛濫,眼淚在眼眶中凝聚。

  又來!予菲見不慣她們這副模樣,道:“知道什么叫奢侈品嗎?”

  三個小孩同時搖頭。

  “別人想要卻得不到,必須付出昂貴代價才能得到的東西叫奢侈品,而人家不要,還非要求著鬧著送到人家跟前的,叫做廉價品。陸予心、陸予念,不要讓你們的眼淚變成廉價品!

  予菲最受不了陸予菲把兩個妹妹培養成只會靠哭泣達成目的的人。

  她口氣冷硬地對予心、予念說:“與其用哭泣發泄情緒,不如想辦法爭氣,認十個字不夠,就認二十個、三十個,總要叫別人服氣才好。你現在多學一樣本事,將來就能少說一句求人的話,當然你也可以什么都不做,但是,記住,當日后生活過得痛苦不順,就別埋怨老天爺不公平,因為老天爺根本不知道你是誰!

  她沒耐心教導小孩,只不過是在她們朝扭曲性格的方向前進的路上布點障礙,逼她們轉彎。

  


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www.776788.buzz 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站!
網站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