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千尋 > 福氣小算仙(上) >
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福氣小算仙(上)目錄  下一頁

福氣小算仙(上) 第二章 喜得靈泉(1) 作者:千尋

  吃過早飯,送走爹爹和予心、予念之后,予菲拿著衣服到河邊清洗。

  她說到做到,除晚飯外,早午兩頓都不做李氏母女的份,連洗衣服都特意把李氏、陳媄和李氏的小女兒予婷的臟衣服給留下來,她不占人便宜,旁人也甭想占她的便宜。

  不過接連幾日李氏都沒有對此發難,許是擔心予菲將陳媄推她入海的事給爆出來,這才縮著頭當烏龜,不敢招惹予菲。

  予菲走到院子,正巧碰到陳媄打開房門走出來。

  陳媄已經作了好幾天的惡夢,夢中有惡鬼追著她跑,聲聲要向她索命,明明是夢,不知道為什么,醒來全身酸痛、臉色慘白。

  連日睡不好,陳媄眼底下有一圈墨黑,整個人委靡不堪。

  然而當目光對上予菲,她立馬驕傲地抬起下巴,一臉的“我不怕你”。

  只是……

  “喵——”

  一只野貓從屋頂上躍過,她嚇得蹲在地上,捂著頭放聲大叫!安灰ノ、不要抓我!”

  見狀,予菲揚眉,她把木桶放到門邊,走到陳媄身邊、彎下腰!澳闩率裁茨?鬼嗎?平生不做虧心事,夜半不怕鬼敲門,你是不是壞事做盡,害怕被老天給收了?”

  “走開!”

  陳媄用力推她一把,但予菲防著呢,她沒被推倒,倒是陳媄自己重心不穩,整個人往后仰、一屁股坐倒在地,后背沾滿泥巴,狼狽不已。

  予菲笑得更歡快,再度湊到她跟前問:“猜猜,我明明沒頂了,為啥沒死?”

  予菲笑意越盛、陳媄越恐懼,她記得清清楚楚,陸予菲不會泅水,而她明明看見大浪將陸予菲卷走,看見她在海面上掙扎求救,看見她沒頂……那么久都沒浮上來,肯定是死透了呀。

  她確定自己至少等過了兩刻鐘才離開海邊,陸予菲沒有道理還活著……鬼!她突地想起這個字,連忙轉頭看地上,還好,有影子。

  予菲知道陳媄所想,便道:“是,我見到閻羅王了,但閻羅王說我陽壽未盡,放我回來。臨行前閻羅王還對我說:‘誰害死你,你盡管向誰索命,別心慈手軟,有些人不值得同情!越酉聛淼拿恳惶,你都睜大眼睛仔細地瞧著吧!”

  陸予菲讓她睜大眼睛瞧,莫非……猛地倒抽氣,陳媄滿目驚惶地望著她。

  “是你動的手腳?是你讓我被鬼追?是你……”這話說出來,連她自己都不相信,有誰能控制夢,皇帝老子都辦不到呀!

  不料予菲竟輕淺一笑,拍拍她的肩膀!皼]錯,就是我!彼c頭后又搖搖頭,憐憫地看著陳媄道:“可這種事有誰相信呢?”

  “真的是你!”陳媄的表情精彩極了,從無法置信、到相信再到恐懼……平日囂張跋扈的她突然無助地哭倒在地,顫抖得很嚴重,必須要竭力抑制才能開口!拔也皇枪室獾,我太討厭你,誰教你比我漂亮、比我討人喜歡,誰教你有爹疼愛,誰教……”

  陳媄這么嫉妒她啊,但這些關她什么事?陸予菲長得美就該死?

  冷冷一笑,她道:“當你覺得自己又丑又窮又一無是處時,別絕望,至少你的判斷是正確的!

  予菲抱起木盆離開家門,她的腳步輕盈,笑容燦爛,惡有惡報確實會讓人心情愉悅。

  她哼著小曲,一步步往河邊走去,只是……不會吧,又碰見歐陽曜了,是村子太小,還是他們太有緣分?你說說,一根金大腿在跟前勾引著,她很難不心動呀。

  歐陽曜正和……予菲在腦袋里搜尋老半天,才想起來,那人好像姓宋,宋啥?哦、對,不是送兩盒、送三盒,而是“送一盒”。

  這樣一碰二碰的,鬧得不好,歐陽曜會不會以為她在欲擒故縱?

  不行,她得剔除陸予菲烙印在他心中的印象。

  于是脖子一縮,身子一扭,予菲快步轉到別條路上。

  宋易禾發現迎面而來的予菲竟在看見他們之后硬生生轉往旁邊的路,他似笑非笑地問:“那是鄰居家的小美女吧,叫什么來著?”

  “陸予菲!睔W陽曜望著她遠去的背影,這是在躲他?

  “我記得她和那個叫陳媄的在比拚,每次逮到機會就猛往你身邊湊?今兒個是怎地?吃錯藥?”

  “也許吧,先往家里去吧,我讓娘做幾道菜,中午喝點酒!

  宋易禾是特地過來安慰歐陽曜的,讓他別在意那些流言,再過幾天,背后小人就會浮出臺面,到時真相揭露、小人遭殃,他還得回軍營里演演兄弟情深、既往不咎的戲碼。

  歐陽曜想起陸予菲的話,這幾天,他著實好好地照顧了傷口一把,那事兒……真的跟他的傷有關?

  “行,不過雙手空空上門作客,這種失禮事我不做,阿曜陪我去張屠夫家里割幾斤肉,再去里正家買兩壇好酒!彼我缀檀钌纤募绨。

  宋易禾家里頗有幾分背景,當初隨宇文將軍過來組軍時,身上還有幾分紈褲氣息,只不過這家伙沒參透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,被惡整過好幾回,是歐陽曜護著他才沒有釀出禍事,這一來二往的,兩人成了莫逆之交。

  家在京城,宋易禾休沐時經常到歐陽曜家里住幾天,與他的娘和弟弟都熟。

  “買酒?你不怕里正家的小孫女又追著你到處跑?”

  何順娘每回看見宋易禾,那臉紅得都能掐出血來,還曾跑到他面前問他娶妻了沒,說她心悅于他。

  漁村女子性情與京城女子不同,這里沒那么多的規矩限制,而她們也不介意拋頭露面,看見喜歡的男子便主動追求。

  實在是女人無法在海上討生活,海邊的鹽地又種不出好莊稼,不仰賴男人怎能生存?

  且出海危險多,遇著風浪,往往人就回不來了,在小小的漁村中,女多男少,若是不主動些,哪能嫁得出去?

  所以像陸予菲這種的,已經算家教良好、含蓄的了。

  “女孩子家都不介意,我介意啥?軍中生活無聊,宇文將軍又不準咱們上青樓,好不容易有個小女子可以調笑,有什么不好?”

  “到時娶個漁家女回去,看你爹娘會怎樣?”

  “男子三妻四妾,有個漁家女姨娘不錯啊!彼我缀叹褪莻紈褲,家里姨娘五、通房三,正妻尚缺,再補上幾個……無妨。

  兩人說說笑笑間,往張屠夫家里走去。

  洗好衣服,予菲抱著木盆準備回家,心底盤算著,李氏知道她沒幫忙洗衣服,會怎樣?打她一頓?怒吼一通?還是把她洗好的衣服擼到泥地上踩幾下?

  打罵好應付,但再洗一次衣服?太辛苦。

  想到此,予菲快走到家門口時,先轉去敲歐陽家大門。

  門還沒敲呢,小琴就先一步打開門。

  小琴是歐陽家的下人,模樣清秀、做事勤奮,但陳媄對她態度很差,認定她是歐陽夫人給歐陽曜備下的通房丫頭,陸予菲也不喜歡她,只不過比起陳媄,她更善于隱藏心思。

  予菲匆匆看一眼小琴,她眼神清明、五官端正,不是個心思歪的。

  “陸姑娘,你要找夫人嗎?”小琴問。

  夫人身子不好,經常心事重重,每次陸姑娘過來陪著說話,心情就會好些。

  予菲見她面露憂愁,問:“發生什么事?”

  小琴回道:“小少爺今兒個一早發燒,夫人正讓奴婢出門尋大少爺去!

  “發燒?我去看看!

  予菲熟門熟路地往歐陽羲的屋里走去,因為年紀相近,歐陽羲常和予心、予念玩,小丫頭從他這里學會不少字,而陸予菲為了能經常到歐陽家逛逛,來段粉紅色偶遇,相當鼓勵妹妹這行為。

  推開門,歐陽羲蜷縮在床上呻吟不已,予菲近前,發現他額頭發黑,尤其是眼睛周圍都成了墨黑色。

  這不是生病,而是……直覺抬頭,她看見屋梁上坐了個女鬼,正眉開眼笑地俯視著歐陽羲。

  予菲目光與祂對上,女鬼驚嚇,她居然看得到自己?

  “予菲來了!睔W陽夫人道。

  “大娘,阿羲怎么了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,昨兒個晚上睡覺前還好好的,今兒個起晚了,我還想著昨天他不知野到哪里,入了夜才回來,許是太累,便想著讓他多睡一會兒,誰知進屋看見……”她忍不住拿起帕子捂起嘴巴,將哽咽給憋進喉嚨里。

  歐陽夫人模樣細致娟秀,過去有丈夫疼著,沒吃過什么苦頭,如今兒子在軍營,日子過得比其他村婦都好,一遇事便慌了手腳。

  歐陽夫人深吸口氣,問:“小琴去找阿曜了嗎?”

  “大娘,找歐陽曜沒用,阿羲這不是害病!

  “不是害?”歐陽夫人不解。

  “嗯,他昨兒個去了不該去的地方,碰上臟東西!庇璺瞥谅暤。

  說到“臟東西”時,予菲抬頭看一眼屋梁。

  女鬼受到驚嚇,沒坐穩,仰頭摔下來,啪地掉到床邊。

  是個菜鳥鬼?

  “為什么害人?”她對歐陽羲枕畔的女鬼疾言厲色地道。

  “我沒想害人,我只是看見他,想起我的孩子,想同他親近!痹俅慰聪驓W陽羲,女鬼眉目間透出溫柔。

  “他并不是你的孩子,人鬼殊途,你不去地府報到,竟來此地攪亂人間氣場,難道不怕碰到道行高深的,把你打個魂飛魄散?”若是遭惡人囚禁,利用她來為惡、造下殺孽,日后到地府,話可就說不清啦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快走吧,我不收你,放你一馬!

  女鬼雖嚇得全身發抖,卻仍舍不得離開,一雙美目盯在歐陽羲臉上,依依不舍。

  “我說過,他不是你的孩子,再不走,就別怪我不客氣!庇璺颇砥饎χ,口中念念有詞。

  見狀,女鬼忙道:“我走、我走,我立刻去地府報到!

  隨著聲音隱沒,她的身影消失。

  這時,奇異地,歐陽夫人發現兒子停止呻吟,身子也像舒泰了似的,不再蜷縮成一團,她細看著歐陽羲的額頭、眼周,發現那邊的墨黑似乎也淡去幾分。

  所以,阿羲真的是被鬼嚇著?

  她驚訝地看向還掐著劍指的予菲,這孩子什么時候學了道法?“予菲你……”

  歐陽夫人拉起予菲的手,這一拉,予菲才發現自己的掌心竟然滲出汁液。

  旁人不知,只道她是緊張過度流下手汗,但予菲很清楚,自己一點都不緊張,所以,那是什么?

  帶著疑惑,予菲坐到桌邊,拿起歐陽羲的毛筆,寫下幾味藥材,交給歐陽夫人,道:“大娘別擔心,女鬼已經讓我送走,只是阿羲元氣大傷,還得好生調養,吃過三、五服藥就沒事了!

  “予菲,你什么時候學會這些的?”歐陽夫人問。

  猶豫片刻,她抿唇道:“這是場意外!

  “意外?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爹和予心、予念這段日子吃得不好,我便想去海邊釣幾條魚,給他們補補身子!

  她說謊,陸予菲釣魚可不是為了爹和妹妹,都說女生向外啊,才十四歲就急著替自己釣郎君,這等早熟程度教人甘拜下風。

  想當年十四歲青春年少,她只想追星,每回剛攢足錢想買演唱會門票,就讓師父給搜了去,罰她待在家里背《易經》。

  可她曉得,師父把那錢拿去買鳳飛飛、江蕙的門票去了。

  她不懂,憑啥師父能追星,她卻不行?就算要追星,也花自個兒的錢啊,哪能搶徒弟的?多沒意思。

  長大后才曉得,師父有兒有女有孫輩,父母活到八、九十歲才壽終,他的身體健康,人生簡直完美,然五弊三缺中,他犯的是缺錢、缺權。

  所以師父一輩子都沒與師母舉行婚禮,賺來的每分錢全交給師母,自己過得苦巴巴,還得從她這徒弟身上要飯吃。

  “然后呢?”見予菲停下話,歐陽夫人催促問。

  “昨兒個浪大,我心里雖有擔心,卻也聽說這樣的天氣才容易釣到大魚。我不知道陳媄偷偷跟在我身后,她趁我不注意的時候,把我往海里推!

  聽到這里,歐陽夫人驚呼,雖然村里人人都知道李氏母女非善荏,可陳媄才十四歲吶,這么小的丫頭,心腸怎這么歹毒?

  “大浪打過來,我一下子就沉入海底,我想我肯定是死了,因為海水這么深,我竟然不會喘不過氣,還如履平地。我慢慢地走在一條很黑的路上,不曉得走了多久才看見亮光,好不容易走到盡頭處,我看見一個留著長胡須的老公公。

  “他的眉毛好長啊,都快長到下巴,眉心有一顆朱砂痣,白發白須白眉毛,看起來明明很老,可臉上竟然沒有半點皺紋,紅光滿面,說話中氣十足,讓人猜不出年歲!彼前凑諑煾傅哪有稳莸。

  細細聽她的描述,歐陽夫人訝然,“你遇上的,不會是慧明大師吧?”

  “慧明大師是誰?”

  “那是咱們大岳朝國師,皇子皇女一出生,都是由他批的命!

  “哦!庇璺泣c點頭,師父不會也跟她穿越過來了吧?皺皺眉頭,她續道:“那老人家摸摸我的頭,說我前世行善甚多,今生本該長壽,只是時運不濟,家里來了惡人。他問我要不要與他學道,我想起爹爹和予心、予念,心有不舍,可再不舍,我都死了呀。于是我點頭,他便領著我修習道法。

  “山中無甲子,寒盡不知年,我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,只記得日復一日,日子漫長得讓人心慌,只不過我容顏未變、身形未改,我搞不懂怎會這樣,只能偷偷猜,自己是不是變成神仙了?

  “一天,師父來到我跟前,道‘你我師徒緣盡,你想回家嗎?’,我想時間已經過去這么久,爹爹和予心、予念還在嗎?如果他們不在,我回去干什么?后來又想,既然師徒緣分已盡,我不走,是不是師父就必須離開?于是我選擇點頭。

  “沒想到一點頭,那種被水淹沒的窒息感再度出現,我很痛苦,張眼一看,發現自己在海中浮浮沉沉。大娘,你肯定不相信,我和我爹一樣,既暈船又怕水,可不知怎地,手腳并用,竟讓我游回岸邊。

  “還沒想透是怎么回事呢,我穿著一身濕衣服回到家里,竟發現從我掉進海里再浮上來,不過短短一、兩個時辰。不都說天上一日、人間數十年,怎么會是這樣,我怎么都沒想清楚!

  她認真把自己的話回想一遍,確定沒有缺漏,這才放下心。

  歐陽夫人滿面驚訝,握住她的肩膀,激動不已!昂煤⒆,你這是碰到大造化了!

  “是大造化嗎?我不確定,就是覺得心里頭慌得厲害,也不敢教旁人知道,不過能幫到阿羲,我很高興。我想,如果可以用這身本事幫助別人,肯定能夠積福積德,讓爹爹有個兒子吧!

  懂了沒?本姑娘有大本事,若歐陽曜有點腦子,就趕緊來向她示好,把大腿朝她伸過來,她會好好抱住、努力輔佐,日后也給她弄個國師當當。

  “真是個孝順孩子,李氏那樣待你,你還一心要她好!

  予菲虛偽嘆氣!安还芩趺创,她已經嫁給爹爹,她好、爹爹才會好,我們陸家才會跟著好!

  “李氏要是懂得你這片心意,好生對待你們三姊妹就好!睔W陽夫人道。

  這會兒,予菲才想到自己過來的目的!按竽,這幾天繼母心情不好,常愛折騰,老把洗干凈的衣服丟在地上,讓我三番兩次去洗。折騰我倒沒關系,就怕她把肚子里的孩子給折騰壞了,所以我想借你家后院曬曬衣服,行嗎?”

  “行,你快去吧,我在這里守著阿羲!

  “謝謝大娘!

  予菲推開房門往外走去,卻沒想到歐陽曜和宋易禾站在門外。

  看見她出門,宋易禾手指往她額頭一戳,她下意識躲開。

  可惜陸予菲這副身子沒練過,竟連一根手指頭都躲不過,要是師父知道,肯定會很心酸。

  “你這小神棍,行吶,什么鬼話都編得出來!

  予菲沒反駁,靜靜看著他的面相,半晌,嫣然一笑。

  要知道,陸予菲這張臉可比她前輩子好上幾十倍,這一笑,簡直是閉月羞花、動人心弦吶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

  “送你幾句話!

  “說!”

  “離開的不再回來,回來的不再完美,人要學會放棄,因為放棄代表的不是輸了,而是懂了!

  聞言,宋易禾胸口一跳!澳闶恰裁匆馑?”

  “還不夠清楚?好吧,我再說明白些。對生命而言,接納才是最好的溫柔,無論是接納一個人的出現,還是接納一個人從此不見!

  說完,她笑瞇瞇地走到大門邊,把裝著衣服的木盆搬到后院。

  予菲走得輕快,卻給宋易禾留下一片沉重。

  她是怎么知道的?知道他心儀的女子拋下自己嫁給旁人,知道出嫁后的她始終郁郁寡歡,他一直在等,等她想明白,等她愿意回頭,等她愿意回到他身邊。

  所以他裝紈褲、游戲人間,他刻意敗壞名聲,讓名門淑媛不敢上門,直到爹娘再也忍受不住,透過關系讓他隨著宇文將軍到南方。

  “為什么告訴她這個?”突地,宋易禾一把抓住歐陽曜的衣襟。

  “你以為我和她的交情,有好到能說這種事?”

  歐陽曜一語令宋易禾定心,對啊……他比誰都清楚,阿曜對陸家兩個大姑娘有多嫌棄!凹热蝗绱,她為什么會知道?”

  “她也說我奸門有傷、犯小人!

  “意思是……你相信她講的話?相信遇到仙人、學會看相?”

  歐陽曜一笑!澳阏f呢?”

  “我說……我不信,半句都不信,什么道術、什么修法,她根本就是個小神棍,滿口胡說八道!

  “別忘記,咱們大岳朝還有個慧明國師呢,連皇帝都信他!闭f到此,歐陽曜咧唇微哂。

  “他就是個糊弄皇帝的大神棍!币皇悄莻慧明,他的好朋友會死得莫名其妙?一張信口雌黃嘴,欺瞞世人愚昧,這種人就應該放把火燒個精光。

  歐陽曜沒同他爭辯,淺笑道:“我進去看看阿羲!

  予菲曬著衣服,淡淡香氣傳進鼻息,她打開掌心,上頭凝結出兩顆晶瑩剔透的小水滴,像荷葉上的露珠般滾來滾去。

  這是什么東西?怎么來的?為什么她想救阿羲時,會突然出現?

  念頭方起,她竟然發現自己不在歐陽家的后院,眼前是一處小山,沒有云、沒有雨,也沒有動物,安靜得連風都不見。

  山壁上有一處泉眼,那股香氣是從泉眼里冒出來的,泉眼里汩汩地流出泉水,水在不遠處形成一個小小的水潭。

  她走近掬起一捧水放在嘴邊,泉水甘甜清冽,喝下它之后,她竟覺得腹中隱隱有暖意升起,直鉆入四肢百骸,腦子變得清晰,全身上下無比舒暢。

  這是……

  她想起師父曾經給過一本古籍,里頭提到,有許多人將道法作為謀奪不屬于自己東西的能力,傷天害理、壞事做盡,殊不知這樣很傻,因為天道循環、報應不爽,道士做過的壞事將會倍數還報己身。

  倘若修道人能以己身長才幫助世人,積下福報無數,便能練就靈泉,有靈泉在手,不但能益身健體,滋長萬物,還能幫助更多人。

  因此修道不是神神叨叨,不是為著教人畏懼,謀權奪財,道法是老天爺因悲憫世人疾苦所傳下來的奇門異法,讓有緣者得之,以助世間百姓。

  所以她積下福報無數?

  福報……她想起來了,前世她身邊沒有親人,曾經立下遺囑,倘若身亡,便將數十億家產全數捐給慈善機構,難道是因為如此,靈泉才會出現?

  才這樣想著,予菲就聽見宋易禾的聲音,轉瞬,她又站在歐陽家后院。

  呼一口氣,她彎下腰、拿起衣服往竹竿上晾曬。

  宋易禾并未發現異樣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!靶⊙绢^,剛才那話是誰告訴你的?”

  “你啊!

  “我什么時候說過?”

  “你的眼睛告訴我,你這人易為情感所困!

  “我的眼睛?”他被她搞懵了。

  “感情世界里最講究心意相通、兩情相悅,但你的眼睛一大一小,代表你喜歡的女子與你不齊心,而男左女右,你的左眼比右眼大,代表是你投入過度,對方卻沒有你這份心意。你已經二十多歲了吧,這年紀都可以當爹啦,那女方必定也已嫁給他人,既然她已經擇定方向,你又何必為她蹉跎一生?”

  她竟是從他的眼睛看出來的?宋易禾訝然。

  “需要我再送你幾句嗎?”她沒等他回應,自顧自往下說:“你的耳朵比眉毛高,代表你有極佳的背景,在年幼的時候受到家庭很好的教養與影響,具有成熟獨立的個性,照理來說,這種人在年少時期就該功成名就,但你的眼睛沒有神氣,缺乏足夠的精氣神,難有凝聚力,代表事業有所阻礙,所以……聽我的勸告吧!

  “第一,去接近成功的人士,讓他們的想法影響你。第二,走出去學習,讓精彩的世界開拓你的智慧,世間沒有貧窮的口袋,只有貧窮的腦袋!

  這是巴菲特的話,用在他這種紈褲子弟身上特別適合,而“成功人士”……歐陽曜就頗適合演繹。

  宋易禾定定地望住她,他真是為了感情,蹉跎一生?

  予菲微微一笑,知道他把話聽進去了,此人身上雖無紫氣,但五官長得好,日后定當成功,而她樂意幫助別人、喜歡廣結善緣,但愿這番話能教他有所改變。

  “看相算命是窺破天機的事,我得收錢,十兩銀子!”她向他伸手。

  回過神,宋易禾道:“幾句話就要十兩銀子,你這個神棍!

  “教你一件事,寧得罪小人,也別得罪神棍,因為神棍報復起人來,比小人厲害幾十倍!彼f著又把掌心往前遞兩寸。

  宋易禾瞪她一眼,又喃喃地罵了句神棍,把整個錢袋子往她手上一拋。

  “謝啦!”她用手背拍拍他的胸口。

  他猛地往后退開兩步,緊張兮兮問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  “神棍的祝福!”說完,予菲笑得眼彎眉彎,將錢袋子往懷里收,端起木盆,心里忖度著,要想個辦法讓阿羲喝點靈泉。

  啥?她待阿羲特別好?誰說的,她最痛恨小屁孩,如果不是竭盡全力控制住,在經過小孩身邊時,她很想伸腿踹上兩腳。

  那么,干么給阿羲喝靈泉?不知道嗎?她要抱他家哥哥大腿呀!歐陽曜冷得像塊冰,看起來很難攻,既然如此,她只好先打下他身邊的人,再進入主戰場!

  


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www.776788.buzz 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站!
網站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