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千尋 > 福氣小算仙(上) >
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福氣小算仙(上)目錄  千尋作品集

福氣小算仙(上) 第七章 捉住何仙姑(2) 作者:千尋

  其實,歐陽曜說謊,他不是在半路看見予菲,一路追蹤,而是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要抓何仙姑。

  因為岳云芃曾與何仙姑接觸,也因為他是岳云曜——已經過世的大皇子。

  他不是生病而亡,他是被毒死的,直到死前一刻親耳聽見皇后的話,方才曉得自己和母妃死得冤枉。

  母妃是父皇的表妹,青梅竹馬、情誼深厚,可惜家世不足以讓她坐上鳳位,但父皇寵愛,母妃為父皇生下第一個皇子。

  他早慧,是眾皇子當中最肖父皇的,也因此得到父皇最多的關注與寵愛。

  當然更重要的是慧明大師一句——

  此子天生帝命。

  這句話,為他與母妃埋下殺身之禍。

  他死了,再次清醒時,成為陳國公的孫子陳曜。

  陳曜是個徹頭徹尾的廢渣,從小聲色犬馬,無一不沾,然陳國公獨子早年在戰場上身亡,只留下這點血脈,陳國公再不滿意也得悉心哄著養著,連話都不敢說得太大聲,就怕孫子被他的大嗓門給嚇飛了魂。

  可憐陳國公與兒子是大岳國赫赫有名的將軍,當年馳騁疆場,教敵人聞風喪膽,竟生出這樣一個草包,手不能提,腰不能彎,除飮酒作樂,無其他擅長。

  眼看孫子越長越歪,成天在外頭打架鬧事,深怕一個不小心陳家就此絕后,陳國公心想,既然孫子沒旁的本事,就只能試試生孩子了。為此陳國公和大女兒商量,把外孫女嫁回府里,盼著孫子盡快留下血脈。

  沒想到陳國公看上的媳婦陳曜不樂意,非要娶自己喜歡的,可他喜歡的孫家姑娘頗有幾分才氣,哪里看得上他這樣一個紈褲子弟?然后……婚事喬不攏,陳曜負氣離家出走。

  離開京城那天,陳曜意氣風發,認為此去必會闖出一番名頭,哪里曉得會遇上擱路劫匪,最終死于刀下。

  陳曜重傷而亡,而岳云曜重活一世。

  清醒時,他才曉得危急間救下自己的是歐陽曜,在那之后,他成為歐陽家的長子。

  五年,歐陽曜混進宇文將軍的軍隊,一步步往上爬。

  他以為自己憑的養本事,沒料到竟是宇文將軍認出他是陳曜,誰讓陳曜的紈褲名聲太響亮,走到哪里都有人認得。

  宇文將軍在經歷了初見歐陽曜的錯愕后,立刻寫信回京給自己的恩師,把歐陽曜的行徑一一向陳國公報告。

  陳國公把信翻來覆去來回看過幾百次,怎么都不相信自家孫子竟會跑去從軍。

  他又驚又喜又訝異……當然,更多的是惶恐。

  不過他打心里認定,孫子肯定撐不了太久就會哭著返京。

  沒想到歐陽曜越當兵越有成就,表現亮眼,即使宇文將軍刻意刁難,他也一肩承擔。

  眼看他當上百夫長、千夫長、七品小將……陳國公一顆心臟枰枰亂跳。

  一想到孫子的表現,他立刻拿起三炷清香,感激祖宗讓他的孫兒迷途知返,放下屠刀……呃、不,陳曜那小手臂哪里拿得起屠刀。

  不管怎樣,陳國公開心極了,也不急著給孫子娶妻了,一天到晚盼他立下功勞,給祖先臉上添光。

  岳云曜在陳曜身上重生,因此當他后來見到陸予菲的轉變時,他能理解,陸予菲再不是他曾經認識的陸予菲。

  搬到小漁村后的第二年,歐陽勤死了。

  歐陽勤之死并未促成歐陽曜返京的念頭,他想要爭得更高的官位,直到自己有足夠的力量與岳云芃對峙。

  他會的,總有一天,他可以的!

  “爺,程婉娘那里已經布下層層重兵,若兇嫌出現,必定跑不掉!

  屬下來報,歐陽曜回過神,點頭道:“現在去看看何仙姑吧!

  重兵布下,幕后之人必定知道何仙姑透露不少事,接下來……他是會先殺人取胎還是……殺人滅口?

  他賭后者!

  予菲是誰?她可是很會看相的,想當年多少人捧著鈔票前來求她算命,所以她怎么會看不出來,不管是宋易禾或歐陽曜都將飛黃騰達,他們絕對不會屈身在這個小地方,所以……

  分離,不過是轉眼間。

  心知肚明的事,卻還是像卡了根魚刺在喉嚨,不上不下地痛苦著。

  其實歐陽曜沒承諾過什么,也沒表現出多少情愫,認真說來,她和他之間什么都不是,那么痛苦二字就顯得有點荒謬。

  她的心在揪著、擰著,在不舒服著,從那句“真龍不會在淺灘困太久”之后開始。她知道為難自己不是聰明人會做的,但她就是莫名其妙地為難自己了。

  算了,不想,不能想,反正兵來將擋、水來土掩,未發生的事想那么多做什么?

  “姊,有人找你!

  予心和予念手牽手跑進來,不管到哪里,兩個人都綁在一起,她們是很典型的雙胞胎,心有靈犀的那一種。

  自從李氏被大夫宣告不孕之后,陸青幾乎從早到晚都在外頭,夜里才回去。

  在李氏跑到姥姥這里鬧過幾回后,予菲知道,陸青現在連與她同房都不肯了。

  予菲能理解,面對李氏這種女人,既不溫柔又不貌美,性情還刻薄得令人發指……若不是對宗族子嗣有強大的責任心,陸青怎會愿意和李氏……那個那個,想躲她是理所當然的。

  更別說有文先生這個心靈導師在,白天陸青幾乎都待在這邊,跟著先生做學問。

  “誰找我?”她依舊對小屁孩沒什么耐心,但比起二十一世紀的小惡魔,她必須承認,予心、予念乖巧可愛得多。

  “一個長得和阿曜哥哥一樣好看的男人!庇栊男Σ[瞇地回答。

  是宋易禾嗎?他確實該登門拜訪,帶些黃金白銀等俗物來說聲謝謝,好歹他的平安,她起到基本作用。

  “姊,陳媄也跟著來了!

  陳媄?才過幾天好日子,又敢在她面前出現?

  怎么辦啊,有的人不狠狠抽就是不懂得痛,唉,她一點都不想當壞人的,偏偏就是有人逼她、迫她,把她不善良的那面逼出來。

  予菲滿臉無奈地讓兩個小孩一左一右拉著手往外。

  予心、予念沒說什么,但看好戲的態度全寫在臉上。

  予菲停下腳步,問:“今天的功課做完了?”

  “嗯……”予心頓了頓。

  予菲揚聲輕哼,然后兩個丫頭就像老鼠看見大野貓,轉身逃得看不見人。

  知道怕就好,她不樂意當壞人,可……沒有辦法,就是有人欠撓。

  “我這妹妹呢,就是人緣好,村里哪個男人不喜歡她?時常同她說笑玩鬧,挑得小伙子們心兒癢癢……”

  陳媄想盡辦法暗示陸予菲其實是個人盡可夫的婊子,但岳云芃只是聽著、笑著,沒有多余的反應。

  陳媄身材瘦了許多,看起來增添了幾分美貌,只不過看她一邊撒嬌一邊往岳云芃身邊靠,那情景……還是很違和啊。

  真的,她需不需要告訴陳媄,不是人人都可以像陸予菲那樣靠撒嬌得利,想當那種人至少得有美貌來撐腰。

  予菲沒急著上前,她歪著頭看大戲。

  她并不討厭岳云芃,也許是因為她對于長相帥氣的男人總是特別寬容。雖然她隱約感覺得出此人亦正亦邪,不是好相與的,而且他對她的好,好到讓人有危機感,但她確實不討厭他。

  或許是因為她心胸豁達,不會輕易討厭任何人,或許因為比他更討厭的人滿山滿谷,也或許是因為……他看著她時,眼底藏也藏不住的深情款款。

  而……她確定不管是“陸予菲”或是自己,都不曾與他有過交集,既然如此,他的神情從何而來?

  岳云芃對陳媄一笑,笑得令她春心蕩漾,低下頭,滿臉嬌羞。

  再然后,他握上她的肩頭……

  霎時,這么深情一握,陳媄的心臟快要跳出來。他的掌心很溫暖,他的胸膛很厚實,他的身子很香,她差點就要撲進他懷里了。

  但是、不對……熟悉的寒意從她肩膀處飛快往全身鉆去,千針萬針錐心刺骨的痛楚在身體里奔騰,陳媄猛地抬頭,對上他那雙勾人魂魄的丹鳳眼。

  她好冷、好痛,痛得幾乎要站不住……

  岳云芃眼角余光看見予菲站在不遠處朝他們望來,他松開手,彎腰一笑,對陳媄說:“小姑娘,當三姑六婆不是件好事,往后要學著口出善言,謹言慎行,知道嗎?”

  恍恍惚惚地,陳媄點頭,像木偶似的回答!爸!比缓蠊怨宰叱鲫懠依险,回家去。

  從這天過后,陳媄時不時就會莫名其妙地出現一陣錐心疼痛,連大夫都找不出病因,這份疼痛陪了她一輩子。

  看著兩人的互動,予菲撇撇嘴,人長得好看就是不一樣,幾句話就哄得陳媄乖乖往外走,要是換成她,可能得引陰煞再踹上幾腳,才能把犯花癡的陳媄給嚇走。

  打發掉陳媄,岳云芃走到予菲跟前,笑道:“那人說自己是你姊姊!

  “我沒這么大的福分,她是我繼母的拖油瓶!

  揉揉鼻子,拖油瓶?他想笑!凹热粵]福分當她的妹妹,那有沒有福分當我師妹?”

  “你明白的,福分多高得看二皇子口袋多深!

  “都知道我是二皇子了,猜不出我的口袋多深?”他一笑,那雙丹鳳眼真能勾魂似的,勾得她的小心肝亂顫。

  可惜她這人守秩序、重道德,對排隊這件事有根深蒂固的執念,所以很抱歉,他晚到了一點點,是歐陽曜先抽到了號碼脾。

  雖然他們尚未發展出什么你濃我濃、非君不可的感情,但她的道德感挺強的,不愛劈腿、不喜分心。她就是這一點不好,認定了就會像頭牛,怎么也拉不回頭。

  “多數的有錢人都很摳門!彼钠鹑鶐妥,點點頭又搖搖頭,眼神上下打量,彷佛在檢視他的樞門程度。

  微哂,他掏出一把銀票在她眼前晃兩晃。

  予菲想也不想地接過來,立刻數起來,一、二、三……十張千兩銀票,果然有萬兩。

  “現在可以喊兩聲師兄來聽聽了?”

  “什么兩聲,我有這么吝嗇嗎?師兄、師兄……”扳起手指,她算足十聲才停下!皾M意吧,買二送八,再沒有比我更慷慨的店家!

  岳云芃捧腹笑個不止,前世師妹沒有這么好玩,她可愛聰明,有點小任性,但他愿意縱容她所有缺點,因為他愛她……這世的她,任性沒見過,脾氣還不錯,雖然武功差,法力不行,但無所謂,他還是一樣,愿意無條件包容。

  “滿意了,現在可以告訴師兄,你的法術是誰教你的?”

  她考慮要不要把對歐陽夫人講的那套說法給搬出來,可……他看起來很精明,哪里能輕易騙過?

  所以……多說多錯、少說少錯,她搖搖頭!安恢!

  “是不知道還是不能說?”

  “不知道。有些片段的記憶,記得不真切,只是有些許感受,好像打出生,算命看相的本事就跟著我!

  她的說法讓他心跳加速,對吧、對吧,就說她真的是師妹。她只是忘記前世今生,只是忘記他是最寵愛她的二師兄。

  “你怎么會收妖降魔?”

  “直覺,直覺這么做,我才不會受傷。從小到大,我陸陸續續看到一些旁人看不見的東西,小時候很害怕,長大后卻學會跟他們打交道,也莫名其妙地知道他們害怕什么!

  她說得含含糊糊,他卻聽得清清楚楚,再加上推論演譯,他發展出一套自己需要、也想要的劇情。

  他認定了,她就是小師妹,就是他深愛的女人。

  是她就好,不管與前世同不同、像不像,都不重要,是她就好!

  看著他一雙眸子突然綻放出萬丈光芒,她有些心虛,努力回想剛剛自己說了什么,怎么會引出他這種目光?

  那是比“深情款款”更進階的目光啊,心底起了一陣惡寒,她決定轉移注意力。

  “收下師兄這么多銀票,我心里略略不安。師兄去過鎮上的億客居吧?”

  “去過!

  “他們的魚蝦海鮮都是從我這里進的貨,味道可好了,師兄要不要留下來吃個飯?我讓王嬸給你做!

  “行!”

  “先進……”予菲話說一半,一道頎長的身影進入眼簾。

  看見歐陽曜,她控制不住的露出燦爛笑靨,忘記岳云芃,她快步跑到他跟前,笑問:“怎么有空來?”還以為他忙到連見面的時間都沒有呢。

  “何仙姑那邊有動靜!

  歐陽曜布重兵保護程婉娘,他刻意把動靜鬧得很大,在鎮上挨家挨戶搜查,好把那人給逼出來將何仙姑滅口。

  然后,那人比他想像的更沒耐性,對方出現了,還落網了!

  “我們馬上……”突然想起被自己落下的岳云芃,她轉頭想了想,微微一笑,問:“急嗎?可不可以下午再去看?”

  “可以!睔W陽曜回答的同時,與岳云芃對上眼。

  看見歐陽曜,岳云芃臉上不見絲毫表情。

  歐陽曜心下覺得古怪,這人不認得陳曜?怎么可能,小時候陳曜曾和皇子們一起跟著太傅唸書,不可能不認識,是哪里出了差錯?

  “你是誰?”岳云芃上前,沒有面對予菲時的溫和親切,他口氣冰冷,還帶著一絲恐嚇威脅。

  歐陽曜聽出來了,予菲自然也聽得出來,她連忙站到兩人中間,解釋!八俏业泥従痈绺鐨W陽曜,他是我的師兄岳云芃,剛認的!

  “沒事你認什么鄰居哥哥(師兄)?”兩個“不熟”的男人異口同聲。

  予菲看看歐陽曜再看看岳云芃,忍不住捧腹大笑。

  “為什么不認?包吃包住還包玩,有哥哥好處多多啊!

  兩人同時轉頭看向對方,他能給她好處無數?

  “予菲,我給的銀票要收好,別掉了!

  予菲莫名其妙地看向岳云芃,她不是已經收得妥妥當當?

  聽見岳云芃給銀票,歐陽曜問:“你缺錢嗎?錢不夠用怎么不跟我說?”

  嗄?她什么時候缺錢跟他說過?她不是一向都挺……自立自強的嗎?

  “如果一萬兩不夠,要不要再多給一些?”岳云芃笑,揚起下巴。

  他當自己是錢莊,可以隨時提領嗎?予菲不懂他哪根筋不對。

  一萬兩?岳云芃真的給予菲那么多錢?

  那天的事,逸夫在信里告訴他了,他不相信岳云宂的萬兩銀票只想換“師兄”二字眉心深鎖,歐陽曜道:“明天我便將萬兩銀票還給岳公子!

  既然岳云芃不識得陳曜,那他便也不識二皇子。

  聞言,予菲激動不已,哇,歐陽曜也富得流油,怎么一個個萬來萬去,顯得她忒窮。

  “錢是給予菲的,她沒說要還,你多啥事?”

  這話說得深得予菲之心,她猛點頭。

  見狀,岳云芃又問:“師妹想還錢嗎?”

  “不還!”十聲師兄都喊了,還錢豈不是虧太大?“不還不還,打死不還!”

  “笨蛋,天下有白吃的午餐嗎?”看她那副財迷樣,歐陽曜真想把她抓起來搖一搖。

  “有,我家的午餐就歡迎予菲白吃!痹涝破M笑道。

  予菲笑道:“沒錯沒錯,他錢多嘛,到處拿錢認親戚,這樣的午餐不吃白不吃!焙螞r師妹還算不得親戚呢。

  重點是,不管拿不拿銀票,她都得喊啊,歐陽曜是沒看過不順從二皇子心意時,他會從眼底射出無數把小李飛刀的模樣。

  得找個機會同歐陽曜說說,民不與官斗,反正當皇子的腦袋都不太好,不拿白不拿。她的回答讓岳云芃滿意極了,說著,他伸手往她頭上摸幾下,用鼻孔朝歐陽曜哼兩聲,把人拉到自己身旁!罢f得好,我的師妹真聰明!

  歐陽曜又氣又無奈,平時一副精明相,怎么會為一點銀子拎不清?

  他把她給拉回來,一彈指,打上她額頭!澳俏医o你一萬兩,你也喊我師兄?”

  予菲笑彎一雙桃花眼,原來他在吃醋啊。很好,吃醒是愛情的必備條件,沒有占有慾便沒有愛情,她喜歡他吃醋的模樣。

  予菲勾起歐陽曜的手臂,回想陳媄撒嬌的模樣,用頭在他身上蹭兩下。

  “你傻啦?怎么說,曜哥哥都比師兄親啊,何況半兩銀子都不必花,你干么非要當師兄?”

  歐陽曜低頭看著她勾住自己的小手,心底樂起來,點點頭!坝械览!

  瞬間,岳云芃不開心了,一把將她拉過來!澳憬兴赘绺?”

  “對!”

  “我要換成云哥哥!

  “可以可以,再加一萬兩!狈凑业奈绮涂梢园壮,不多吃幾口,對不起自己。

  這話擺明表現出岳云芃和歐陽曜與她誰親誰疏、誰遠誰近。

  岳云芃討厭自己是疏、是遠!耙蝗f兩,叫我云哥哥,叫他師兄!

  “兩萬兩,我還是曜哥哥,他是師兄!睔W陽曜也喊起價。

  “三萬兩……”

  予菲看看兩人,下一刻抱著肚子猛笑。

  “笑什么?”兩個不對盤的男人再度異口同聲,前輩子他們一定很有緣。

  “你們這種幼稚舉動,是不是在搶我?”兩人尚未開口回答,她搭上兩人肩膀,猛點頭!袄斫,像我這么豐姿綽約、美麗可愛、聰明睿智的女孩,是男人都曉得要搶的,你們的眼光真的很不錯!

  說完她對歐陽曜笑笑,再轉頭對岳云芃笑笑,深感滿意地用力拍上兩人肩膀。

  有人臉皮這么厚的嗎?兩個比她高一個頭的男人轉頭,視線在她頭頂上方交錯。

  他們是對立的,他們看彼此都不順眼,但是……噗地,兩人爆笑出聲。

  歐陽曜捏捏她的右臉,岳云芃掐掐她的左臉,兩方施力,她的臉盤向外擴張一倍。

  “干么!”予菲抗議!斑@是人肉,不是包子,不興撕開吃的!

  “想知道你的臉皮是什么做的!比犬惪谕。

  厲害了,這兩個男人前輩子肯定是親密愛人。

  岳云芃看著臉皮厚的財迷小師妹……他喜歡。

  歐陽曜捏著笑得滿臉張揚的予菲……他好像比喜歡又更喜歡她了。

  予菲挑挑眉,不吵了?唉,對咩,男人心要寬闊些才好,吵架有意思嗎?

  她再拍拍兩人肩膀,笑道:“走吧,我給你們做好吃的去!

  面對著兩人,岳云芃彷佛回到當年那個美得像仙境的世外桃源。

  他和大師兄、小師妹說說笑笑,從日升到日落,一起練功、一起修道,一起快樂著。
  


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www.776788.buzz 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站!
網站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