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千尋 > 福氣小算仙(上) >
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福氣小算仙(上)目錄  下一頁

福氣小算仙(上) 第五章 編故事甩脫李氏(2) 作者:千尋

  她飛快做好飯菜,才剛擺上桌,陸青和予心、予念前后腳進門。

  看見李氏在廳里,予心、予念悄悄溜到廚房,吱吱喳喳對姊姊說話。

  “姊,我會背三字經了!

  “姊,我今天認了二十五個字!

  “姊,歐陽夫人教我女紅,她夸我小花繡得很好!

  兩個人爭相說著,隨著時間過去,她們發現姊姊好像沒有那么可怕了。

  一家人上桌,陳媄低頭吃飯,半句話不敢多說,予菲、予心、予念、予婷也不語,氣氛詭異到不行,不過這樣總比吵吵鬧鬧來得好。

  就在晚飯快結束時,李氏突然發難,她給陸青夾一筷子菜,問道:“聽說娘那里在修宅子,是你給的銀子嗎?”

  果然還是問了。陸青板著臉道:“家里什么情況你會不知道?我哪有多余銀子可以給娘!

  “那娘哪來的錢?你要不要去問問?”

  “我問過,娘不說!碧а,他看看予菲姊妹,又道:“母親想讓她們三姊妹過去陪她住!

  “為什么?”李氏都盤算好了,等兒子生下來就讓予心、予念帶,予菲做家事,再過個一兩年,尋個好價錢把予菲賣出去,銀子就給陳媄當嫁妝,否則女兒長那模樣,怕是不好說親。

  “我們不在母親跟前伺候,讓她們姊妹代替我們孝順,有什么不對?”

  見陸青口氣硬了,李氏軟下嗓音!拔覜]說不對,我只是……她們走了,家里一堆事誰來做?兒子馬上就要出生,予婷也需要姊姊帶,如今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!

  李氏可不樂意讓她們過得太愉快,然而現在她懷著孩子,聽信仙姑的話,不敢亂發脾氣,就怕影響了藥力,這才讓她們蹦跶得歡。

  等她生下兒子之后……哼哼,看她們還能怎么鬧騰,到時她要是還不能收拾她們,她的頭就擰下來給她們當球踢。

  “家里還有陳媄呢,總不能陳家人吃著陸家飯,還要拿她當大小姐供起來,啥事都不能做吧!庇璺戚p哼。

  陳媄聽見這話,照慣例一拍桌子就要跳起來,可手剛抬高,就瞥見予菲似笑非笑的目光,那只手怎么也拍不下去了。

  見女兒沒反應,李氏忙道:“不行,娘離家,我的名聲都被傳臭了,要是再傳出我這個當后母的把她們姊妹趕出家門,我還要見人嗎?”

  予菲冷笑,原來她也曉得自己見不了人?

  “同住在村里,姥姥卻一人獨居,又不是最近的事兒,至于繼母的名聲……比起虐待前妻女兒,離開家門又算什么?”

  予菲陰沉沉地望向李氏,還以為有了這段時日的敲打,她應該乖覺一點,沒想到竟是一點長進也沒有,看來自己還是太過溫柔。

  “我什么時候虐待你們,不過是讓你們做點家事,這村子里的女孩誰不需要分擔家事?要不是我懷著兒子,這事兒自然由我來做,現在……”

  予菲輕嘆,李氏睜眼說瞎話的功夫了不得呀,打她嫁進陸家,還真沒看她做過一天家事,不過打人罵人的體力活兒倒是干過不少,尤其姥姥離開之后,她簡直把打罵三姊妹當作日日必練的基本功。

  “予菲!标懬噍p喚女兒一聲,搖頭。

  陸青是個老好人,忠厚老實,害怕爭執,可他不曉得隱忍不會換來家和萬事興,只會讓惡人更加囂張。

  予菲不怕吵架,反正她已經鐵了心,打定主意離開陸家,只是看見陸青這個可憐的夾心餅干,想想,算了,逞一時之快又如何,李氏這人是打過就忘記疼,之前的敲打全是白費心思,現在又何必為她浪費口舌。

  予菲閉上嘴巴,一語不發。

  見狀,李氏得意極了,她勾勾嘴角,繼續說:“相公,我正想著呢,是不是要把老人家接回家里孝順,我馬上要生了,家里有娘坐鎮,我也能定定心!

  陸青心一驚,李氏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懂事?

  懂事?才怪!

  過去她生予婷的時候,也沒見家里需要老人家坐鎮呀,怎么現在就反口了?予菲沒有陸青那樣善良,腦子一轉就猜出李氏在算計什么,

  只聽得李氏口氣甜膩得讓人牙酸!斑^去是我不懂事,現在知道悔了,好幾次想把娘給接回來,又怕她心里記恨,不敢開這個口,要不……相公去勸勸娘!

  予菲下意識撫撫手臂,試圖平息爭先恐后冒出來的雞皮疙瘩。

  陸青猶豫片刻后道:“孩子都大了,房間不夠,娘回來也沒地方住!

  “那就讓娘別修老宅,把錢拿回來多蓋兩間房,就有地方可以住啦!

  才幾句話就露出狐貍尾巴,李氏不過是見姥姥手中有銀子,便想著把人接回來,等將姥姥手里的錢拐光了,再一腳把人踢開。

  李氏這一說,陸青也聽出端倪,他個性敦厚卻不是傻子,雖然他確實打心底希望娘能搬回家里,享享子孫福氣,可想起生予婷那年李氏鬧過的一出又一出……

  是娘打定主意要搬出去的,她對村人們說她老了,不耐煩孩子吵鬧,滿屋子丫頭吵得她頭疼,雖然絕口不說兒子媳婦的過錯,可他怎會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兒。

  娘曾經對他掏心掏肺說:“當時是我的錯,誤信媒婆的話,相信李氏溫良賢慧,哪里知一!這娶進門后會是這么個貨色。但她再壞,陸家的子嗣只能依靠她的肚皮,就當投鼠忌器吧,在她生下兒子之前,咱們只能忍著。我住在這里是寂寞了些,可是沒人鬧出糟心事,日子也好過得多!

  要是為了娘身上的錢,把人接回來,之后又……他真是罪該萬死了。

  陸青正要說出拒絕的話,予菲搶先一步說道:“爹,姥姥真沒告訴您,她修老宅的銀子是從哪里來的嗎?”

  莫不是……李氏急問:“你姥姥告訴你了?”

  “是啊,都說了!本`古怪的予念回答。

  就算不知道,但她現在可能耐啦,很能順著姊姊的口吻來接話,何況她也不是不清楚。

  李氏氣歪一張刻薄臉,這偏心眼偏到哪里去了,錢的事不告訴兒子,反而跑去告訴賠錢貨,是搞不清楚日后誰要給她送終嗎?

  “你姥姥怎么說的?”李氏問。

  予念看姊姊一眼,予菲點點頭,道:“說吧!

  她們三姊妹都知道?光瞞著兒子媳婦?這死老太婆,走著瞧!李氏恨恨地想著。

  “姥姥一個月前自己去了鎮上,她眼睛不好,沒看見前面有馬車沖過來,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,幸好有個好心的大爺救下她,可姥姥太緊張,居然扯住大爺身上的玉佩,等到松手,玉就斷成兩截!

  這故事是昨兒個夜里予菲對她們說的,連姥姥那里也套好話,無論如何,她都要帶著兩個妹妹離開。

  予念開了頭,予心大起膽子接話!澳怯竦靡话賰,姥姥根本拿不出銀子來賠,本來想回來告訴爹爹,先賣掉兩間宅子和田地,再去向人借……”

  聽到這里,李氏立刻哇哇大叫!疤靺、天吶,這是要把咱們一家子都給殺了呀!就算把你爹賣了,都賣不到一百兩!

  陸青也著急,對李氏一吼!皦蛄,先聽孩子怎么說!

  予菲冷笑,賣爹爹不夠,可以賣繼母,不過這會兒不是逞口舌之快的時候。

  “繼母沒說錯,就算把全家人都賣了也賠不起一百兩,姥姥心想,這事兒她得一肩承擔,就同大爺說,想要賣身當奴才,可大爺嫌棄姥姥年紀太老,讓她先回家想想辦法。姥姥回家后睡不著、吃不好,我去姥姥家時,發現她整個人瘦了一圈,這才問明原委。

  “前幾天我并不是待在姥姥那里不肯回家,而是去縣城里。我去找那位周大爺,周大爺是個有錢人,家里開了不少鋪子,見我誠心誠意想解決這件事,便耐心與我討論。

  “我思來想去,這個家里能賣的東西除老宅之外,就是孩子了。陳媄不是陸家人,予婷太小,算來算去也就我和予心、予念可以賣,我便當場作主把我們姊妹三人和姥姥、老宅一起賣給周大爺。周大爺心善,知道我們為難,便也不死逼著我們非要湊齊一百兩銀子。

  “我們把宅地和賣身契給了周大爺之后,周大爺拿出銀子,讓我帶回來修繕老宅,再蓋上幾個水池養養海鮮,說是往后京城里來客人,便領到老宅住,令我們現撈海鮮現煮,讓客人們圖個新鮮。

  “回家之后,我把事情告訴姥姥,她雖覺得對不起咱們姊妹,但想著繼母就要生弟弟,又不想讓爹爹擔心,這才扯謊說要把我們接過去照顧,事實卻是……”予菲低頭,露出一臉的委屈。

  陸青怒道:“不行,我陸家的子女不能賣身為奴!

  “若非萬不得已,女兒也不會做出這個決定!

  “就算為奴,也該是我這個當兒子的去!标懬嘁а,身為男子漢本該承擔的責任,怎能讓女兒去頂替。

  李氏一聽,又大呼小叫,“不行啊相公,你當了奴才,咱們兒子要怎么辦?公公到死前都還記掛著,盼望陸家能養出個秀才進士,讓陸家改頭換面!

  李氏的自私一覽無遺,陳媄更是,她想著如果自己的弟弟真能當上官,日后她可就是官家千金。

  一個官家千金、一個奴才婢女……看著陸予菲,她突然覺得自己揚眉吐氣。

  “不行,這事我得承擔,予菲,你告訴爹,周大爺住在什么地方?”陸青放下筷子就要起身。

  李氏急著去扯他的衣袖!澳闳肓伺,兒子也會是奴才,難道你要公公九泉之下不安寧?”

  予菲冷笑,看著李氏道:“繼母不想爹爹當奴才,又不想我們搬過去和姥姥住,那么便湊足一百兩銀子。周大爺也不是不講道理的,只要把錢還清,肯定愿意把賣身契還給我們!

  “不行不行,我們哪來的一百兩,既然事情已經解決,就這樣做吧!”

  “不……”陸青還要反對。

  予菲看著一臉痛心的陸青,果真是個老好人吶。她慢悠悠勸道:“爹,賣身契已經簽下,來不及改了。我知道您心底難受,但我會帶著予念、予心認真做事,盡快湊足銀子,待還清銀錢,周大爺不會為難人的!

  “可是……”陸青搖頭,不愿意事情就此定下。

  予菲道:“周大爺是個大商人,他對身邊的奴婢小廝要求嚴格,簽定賣身契時就道,要我有機會多認點字,學著做帳,日后當個管家娘子,方能對周家生意有所助益,我認為這是個翻身的好機會。我會盯著予心、予念認真學習,我相信只要夠努力,再過個三五年,我們都會與現在不同!

  李氏雖然討厭予菲,可是聽她愿意承擔此事,連忙道:“是啊,予菲沒說錯,她們姊妹三人是去享福、不是受苦,相公就別多想了!

  陸青難得臭臉,他冷眼看李氏,問:“要不要讓陳媄和予婷去享這份福氣?”

  當了奴婢,生死不由己,主人家要打要殺,當爹娘的連置喙一聲都不行,這樣的福氣還真不是普通人能享的。

  李氏咬牙道:“予婷年紀還小,人家看不上,陳媄又不是陸家人,為什么要攤上陸家的破事兒?”

  “她不能攤陸家的破事兒,倒是可以吃陸家的糧,真不知道繼母這筆帳是怎么算的?”

  予菲反問。

  李氏被堵了話,壞了臉色,這賤蹄子就是看不得她好過!

  她道:“去去去,明兒個一大早,你們就搬去老宅!

  “注意你的措詞,現在那里不是陸家老宅,而是周宅,希望繼母的嘴巴緊一點,萬一惹惱周大爺,你知道的,京城人手段多,我可不希望陸家因為你嘴碎,害得爹爹和弟弟遭難!

  李氏撇撇唇不言語。

  大事抵定,這是三姊妹在陸家的最后一餐,吃過飯,碗不洗、桌面不清,予菲和予心、予念把陸青拉進屋里說話。

  予菲安撫陸青,讓他放心。

  欺騙老實人,予菲心里不好受,幸好嬌嬌甜甜的予心、予念不斷撒橋說笑,讓陸青臉色稍霽。

  靠在陸青身上,前世沒有父母疼愛,她打出生就成為孤兒,來到這個古代世界,難得地享受起父愛……

  “爹,沒事的,我相信福禍相依,這次的禍事或許能讓我和妹妹們的一生變得不同!

  “是爹沒本事,沒辦法給你們一個遮風避雨的家!标懬喔械胶芾⒕。

  “爹做得夠好了!

  “有時我也想過,是不是非要一個兒子?如果那時我就帶著你們三姊妹單過,日子是不是會更好?”至少娘就不會離開陸家。

  予菲順勢拉起陸青的手,翻過掌心,假意玩著他的手指,實際上卻是就著昏黃燭光相看他的掌紋。

  他有兒子的,至少兩個,生命線雖然雜紋多,卻是個長壽的,所以李氏克不死爹爹,她真能給爹爹生下兒子?

  “爹爹,別擔心,我保證以后我們會越過越好!

  “我也保證!”予心邊說邊從身后抱住陸青的脖子,臉貼在他頰邊。

  “我也保證!庇枘钪苯犹稍诘耐壬。

  “以后爹有空就繞到姥姥家看看我們吧,周大爺不會常到那里,也就我們和姥姥住!

  “好!

  他們說了一夜的話,直到夜半才熄了燈。

  爹爹走了,予心、予念睡了,關上門,予菲閃進空間里查看她的金唇貝,這一看,嚇呆了,那二、三十個珠貝居然繁殖力驚人,短短幾天,數量多到從小潭里滿出來。

  看來靈泉對珠貝有幫助,那對種植呢?得找個時間好好試試。

  喝過靈泉,暖意從腹間升起,她合掌修習內功,練過大半個時辰,發覺毫無進展,比起前世初入門時還糟。

  嘆氣,人生果然不會事事如意。
  


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www.776788.buzz 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站!
網站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